Dress④

酒店SMx制衣师au

喜欢请给我点赞评论


*本章白痴甜 慎入

前文点头像



=============================================



*本章自带BGM:something just like this-coldplay



        概要:麦克雷被岛田迷得神魂颠倒,可莱耶斯认为这种影响是相互的。

        比赛结束后,兄弟俩在场地边缘进行了短暂的见面。麦克雷在不远处抽着烟,隐约可以听见他们的对话,大抵是半藏硬梆梆的恭喜与源氏活泼的应答,很快球队的其他成员找上来,把还在喋喋不休的二垒手带走了。
        "这样看来他今晚不需要好哥哥的陪伴了。"麦克雷大步走来,欢快地吹了声口哨,"先生,我可以邀请你共进晚餐吗?"
        "嗯。"
        岛田总是用简短的音节应邀,薄薄的嘴唇扬着,表示他其实没有半分勉强。
        "那我们去吃什么?意菜?日本菜?或者泰国菜?"麦克雷甩着车钥匙,展露着他的好心情,"我听说贝克街新开了一家荟萃世界各地甜食的餐厅,应该很和你口味……"
        "我觉得我们可以去加百列酒店,"岛田停下了脚步,眯着眼睛,好像在酝酿着什么坏念头。"店里的姑娘告诉我牛排的火候掌控得十分之好,七分熟与特制的墨西哥风味酱汁是绝配。"
        "……"
        麦克雷一时语塞,他看了看手表,绝望地发现正是他一位养父当值的时间。莱耶斯会与同事一起看尽他犯傻的蠢样,并且当做乐事告诉他的伴侣,两个人一块儿哈哈大笑。岛田假装没看出他的为难,主动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吧牛仔,这可是你邀请我的。"

        麦克雷从脸热到了脖子根,他也曾经带一些互相消遣的伙伴来到自己工作的酒店,是叫玛丽?还是露易丝?不记得了。但他当时肯定没有这么的紧张与敏感:与他相识的侍者从一开始就带着一脸微妙的笑容;钢琴师今晚弹奏的净是些欢快的爱情乐章;几位主厨亲自送来新菜式的试吃品,满满的一大碟;他们像没事做一样询问着些没营养的问题:"餐厅的气氛怎么样?酱汁是否适合亚洲人的口味?需要芥末或芝麻吗?"岛田的回答既优雅又得体,口音也一如既往的酷。最后麦克雷收到了数不清的揶揄的眼色,他的心情五味杂陈,岛田作为一个被追求的对象太标志了,他有些得意,但这份得意又是站不住脚跟的。
        "怎么了,牛仔?"
        岛田在的音乐声中用指尖笃了笃餐桌,麦克雷笑了笑,替他用香槟填满高脚杯,"我发现你真的很喜欢这么叫我,即使我已经很久没穿那套装束了。"
        "其实那很适合你。"岛田眯着眼,语气生硬地打趣,"你就是那种会生活在荒漠之中,用粗糙的手指驾驭着缰绳,为了顺眼的女性送人六发子弹的粗鲁家伙。"
        "听起来不错,但我不会随便伤人,我有自己的正义。"
        "你不是英雄,牛仔。"
        "哦,我根本没想过做英雄。"
        两人断断续续地聊着些什么,也许这些内容可以收编进《世界最无聊谈话:美国篇》里,可这令人放松愉悦,连同僚的窃窃私语都没有那么令人坐如针毡了。半藏低头吃着色拉,他把牛油果悄悄地挑到一旁——也许是因为它不够香甜。麦克雷注意到这个小动作,他的眼神变得更加柔软了——这一瞬间的沉迷让他碰掉了一个叉子,他弯下腰拾起来,可视线一直粘在岛田的脸上,像磁石遇上铁一样难以控制。
        他把银叉规矩地摆回桌上。突然小臂的某条神经传来一阵轻微的抽搐,从十六岁起就被暴揍的身体起了些反应,麦克雷犹豫地回头看了看,然后有些崩溃地捂住了脸:
        "……老天,莱耶斯真的下来了。"
        岛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到一位身材高大的棕色男性站在旋梯附近,他穿着整齐的黑色西装,戴着胸牌,用戏谑的眼神看着鸵鸟一样的麦克雷。估计他就是牛仔的养父之一——麦克雷碎碎念道:"莱耶斯从来不会亲自下来巡班!除非他在监控里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该死,现在我就是那个有趣的东西。"
        "你和他的关系很亲近。"
        "除去法律关系,我们很像朋友。"麦克雷往嘴里塞着剩下的牛排,"所以他会狠狠地嘲笑我,我们速战速决,半藏。"
        "……"
        岛田表示不置可否,他可能不知道牛仔刚才的表现有多么痴拙,莱耶斯一直站在收银台附近,麦克雷干脆决定起身结账,养父子俩越凑越近,用目光对峙了一阵,麦克雷决定先发制人:
        "这没什么好笑的,他是我的真命天子。"
        "账单给你打个员工折扣,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
        莱耶斯一副公事公办,佯装正经的模样,他帮麦克雷结了账单并吩咐侍者赠送一份双球冰淇淋,是岛田会喜欢的口味。麦克雷长叹一口气,他背对着餐桌区,与莱耶斯面对面:
        "说真的,你觉得他怎么样?"
        "他不像个普通的亚洲人。"莱耶斯说,"不过我觉得还不错,比上一个裸露着半边胸脯的姑娘好些,虽然他的胸脯好像也很有料。"
        "我早就断奶了,加比,他收服我的是魅力,而不是胸脯。"麦克雷纠正,一边掏着银行卡,随即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我搞不清他的真实心境,亚洲人太含蓄了,他既没有给我一个巴掌,也没有给我一个吻。"
        "……"
        莱耶斯生疏地操作着收银机器,他抬头看了看双手撑着下巴的麦克雷,又看了看灯光昏暗的就餐区,最后抛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
        "既然你知道他是亚洲人,就不该想象一个主动的吻。可是现在他一直看着你,他面前的冰淇淋正在融化,糖浆陷进了奶油,他捧着它,可是没有理会,他凝视着你的背影,就像你刚才看向他一样专注。他的嘴唇没有下定决心,只好用目光亲吻你的背脊,也许这也不赖,对吧?"
        "……什么?"
        麦克雷听着,惊呆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胸膛,这份剧烈的心跳鼓动着,告诉他他就是那个被丘比特选中的幸运儿,行走在畅通无阻的爱情大道上。


        "我终于可以送你回家了。"
        "谢谢你杰西,无论是现在还是晚餐。"岛田好像有些累了,他懒洋洋地陷在副驾的靠背上,眯着眼:"右转。"
        "收到,长官。"
        岛田兄弟俩居住在位于曼哈顿中城区的酒店式公寓内,时间已经不早了,车库里暂时只有他们两人。牛仔看着岛田利落地解开安全带,突然想来根烟,这念头并不好,他命令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窗外。
        "……嗯?"
        岛田发出了轻微的疑问的声调,麦克雷转回脑袋,发现他正看着自己,手掌放在门把上:"门还锁着,牛仔。"
        "啊,抱歉。"麦克雷胡乱摸到了控制车锁的按键,他重重地摁了一下,车锁便发出了一声解锁声与一声上锁声,岛田再次尝试打开车门,失败了。他看向牛仔笑了声,麦克雷还没来得及辩解,就被曲解了状况:"这小把戏烂透了。"
        我可不是这种人!麦克雷在心里大叫,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这次门锁终于打开了,不过没人关注这个东西了。
        "牛仔,"
        岛田突然凑近了一点点,他看着他,那双眼睛明亮又深邃,像烛火,像星空。慢慢的男人闭上了眼,轻声呢喃道:
        "想做什么?你可以做。"
        嘭——!麦克雷的脑子里炸起了烟花,他又惊又喜,像天上砸下来抽不完的雪茄与喝不完的酒,他知道这样的类比不恰当,可他快无法思考了,岛田安静地微垂着脑袋,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洒下扇状的阴影,昏暗的灯光拂过他的轮廓,使他看起来静谧又温柔,麦克雷胆战心惊地伸出了双手,岛田的脸有些凉,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可能充血了,不然为什么会这么热?
        岛田擅长遮掩自己的情绪,但现在他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紧张了,他能感觉到麦克雷温热的鼻息与手,慢慢的他被贴近,除了自己的心跳什么也听不见。十秒钟后他等到了一个印在额头上的吻,随后麦克雷用自己的贴着他的。
        "……你让我知道分别是多么的难受。"
        岛田顺势把身体埋进了他的双臂间,这个怀抱有雪茄与香氛的气味:
        "你明天依然可以见到我,先生。"
        "像往常一样?"
        "不。"岛田抬起头吻了吻他的侧脸,"最好带份草莓蛋糕来。"



评论(38)
热度(108)

© 白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