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ss③

酒店SMx制衣师au

喜欢请给我点赞评论

 

高甜无虐欧欧西 写手是个只会写甜的废

 

 

==============================================

 

 

       概要:有种力量能让情场老手变得傻里傻气,也能让迟钝刻板的人变得狡猾精明。

 


        麦克雷如愿以偿地约到了制衣师,他们一起去了预订好的法式花园餐厅,这是麦克雷在数不清的约会中总结出来的好地方,他擅长却厌倦于去讨好一个人,但现在正毫无怨言地进行着。食物与气氛都很对岛田的口味,他的心情似乎不错,麦克雷捕捉到了制衣师愉悦挑起的眉峰与唇角。
        岛田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时装与马丁靴,长发用金色的发带扎成马尾,薄薄的耳廓上挂着一个银色的环——他真是个有味道的男人。麦克雷的喉咙不受控制地咽了咽,随即他看到岛田也看着他——面前的甜点,岛田自己的那份已经吃掉了,而麦克雷的还纹丝未动。
        "哦?"
        麦克雷联想到翻阅菜单时岛田对于甜品部分异常坚持的态度,他笑了:
        "你喜欢法式甜点?"
        "……"
        男人绷紧了唇线拒绝回答,麦克雷摸摸下巴,随即打了个响指:"我知道了,你喜欢所有的甜食!店里的羊羹,椰蓉球……之类,全是为你储备的。"
        秘密被揭穿的先生看上去更不快了,在他口出恶言之前麦克雷将自己的甜点递到了他的面前,岛田张着嘴定定地看着层叠的慕斯与饱满红润的莓果一倍倍放大,毫不犹豫地用叉子迎了上去。
        "……老天,你真可爱。"
        麦克雷捂着脸傻笑起来。



        两人是在日落时分的制衣店约见的。当岛田因为灵感枯竭而心烦的时候就会站到窗边来上一根烟,视线顺着烟灰掉落的弧线下移,便看到了温柔地仰望着他的牛仔。对视持续了一小会,牛仔对他大声说:
        "快下来,Rapunzel!"
        岛田没有生气,他对这个年轻小子有种特别的宽容,深吸一口万宝路,他在氤氲的烟雾中与他打趣:
        "你可以进来,这儿没有凶神恶煞的女巫。"    
        "但是里头有好些个姑娘,"麦克雷歪了歪脑袋,"我不想你成为她们八卦的对象。"
        可是店长先生明显不害怕这个,他把牛仔叫进店里,慢悠悠地在制衣室里收拾东西,一面听麦克雷无奈地承受着姑娘们的追问和打趣,与第一次光临的情形完全不一样。岛田感到畅快,他偶尔冒出的坏心眼被满足了。

        现在他们结束了晚餐,麦克雷听说他的作息非常健康,或许他该送他回家休息了。岛田在副驾上摆摆手,告诉他把车开到制衣店去。
        "我的车子停在那儿。"
        "这不是我心目中的流程。"
        "那明天我该怎么到店里?"
        "嗯……"
        麦克雷在红灯的空隙枕在方向盘上,看着他,像一只乖顺的猎犬:"我可以去接你。"
        "别闹了——牛仔——"
        岛田装腔作势地拔高了声调,但他与麦克雷对视片刻,还是在红灯结束之前软化了眼神,"如果你不想这么快结束今晚,我们可以在那附近再逛逛。"
        "是那份甜点为我带来的好事吗?"
        岛田心平气和地回答:
        "再提起来我就揍你。"
        两人在停车场附近的公共长椅上聊天,麦克雷与他讲一些酒店里的趣事,岛田与他说一下奇怪的客人,最后他们发现彼此的乐事与习惯都大相径庭,不过这没什么关系。时间过得很快,麦克雷状似不经意地问下一次这样愉快的约会可以发生在多久之后,岛田看够了他的装模做样,才回答说周末源氏有一场比赛,可以一块去看看。
        最后他们隔着两层铁皮互相道别,麦克雷在车里看着岛田离开,有些怅然若失。这时他发现了副驾上的一个小东西,是一个椰蓉球。
        是岛田落下的?还是留下的?他剥开塞进嘴里,糖果柔软甜蜜得像个梦境。牛仔的心中涌起一股炙热的激荡,他拉下车窗对着渐行渐远的银色轿车喊了一声:
        "晚安!半藏!"
        银色轿车的尾灯闪了闪,潇洒地拐了个弯,在夜色中消失了。





        六月,纽约,清凉的周末。舞动的拉拉队员与头顶的阳光一样明媚火热,铺天盖地的喝彩声鼓震每一个人的耳膜,砰砰作响的彩带飘落在四处,麦克雷不敢相信岛田愿意踏入这么热闹的地方,他们来的不算迟,可看台的每个角落都已经挤得满满当当,麦克雷摩拳擦掌一阵,低头询问张望的岛田:
        "人可真不少,那么,你想站到哪块儿?"
        "至少到二垒附近,我弟弟负责那个位置。"
        "好。"麦克雷朝他眨了眨眼,"冒犯了。"
        岛田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感觉肩膀被搭上了一只温热的大手。麦克雷利用自己高大的身材拨开人群,强行将他一起带到了二垒的最佳观看位置,岛田总算有了一回没被臭烘烘的同性磨蹭着身体观看体育竞赛的体验,代价是麦克雷撑着栏杆的手臂覆在他的腰间,他有些别扭,但没说什么。
        那个亚裔面孔肯定就是源氏了,麦克雷想。他染了一头醒目的绿色头发,个头要比哥哥高上一些,麦色的四肢精瘦有力,看上去总是面带笑容,他在赛场上灵活地穿梭,积极地与队友交流着,总有拉拉队的女孩朝他抛去飞吻,是个活力开朗的青年。
        两人似乎站对了位置,这一片的人都在为来自NYU的球队加油助威,在攻守互换的间隙源氏终于发现了半藏,他用力挥着手里的毛巾,年长的岛田凝视着他,眼中溢满了湖水般的温柔。
        "你弟弟一定是在数不清的爱与鲜花中长大的。"麦克雷评价,"毕竟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哥哥,你的眼神让我以为他才五岁。"
        "是我的错觉吗?你的语气像生啃了一颗柠檬。"岛田迅速收回目光并出言嘲讽,"他除了棒球和玩乐什么都不会,成绩单上全是D。我猜你也曾经是这样的坏男孩,对吧?"
        "……遗憾的是我没经历过正规的教育,半藏。"麦克雷摸了摸鼻子,"到十六岁前我都是个街头混混,不知道是会饿死,还是被人打死。有一天我掏了不该掏的口袋,于是被打得鼻青脸肿,手也骨折了一只。"
        "然后?"
        "然后他和他的伴侣收养了我。"麦克雷朝他咧开嘴笑了,"而现在我又遇到了你,这世界上没有比我更幸运的坏男孩了。"

评论(49)
热度(111)

© 白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