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rine6⃣️[fin]

#小狼狗麦和岛田先生的小甜饼完结啦!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

#本章也是一如既往的不带脑子甜

#前文:

1

2

3

4

5

---------------------------------


        三个月前,岛田还在将杰西•麦克雷看作一个可爱的小动物,毕竟对方的年龄与他相差甚大,他总觉得自己无法将他视作自己的伴侣——他之前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他甚至想过将麦克雷拎回对方的家里让他的养父来个禁闭大礼包,但是男孩总是展现出超乎他年纪的情商,“再相处一会,再相处一会吧”。回过神来时他们的进度已经快得像坐上了火箭,在岛田的家里,赤身裸体的麦克雷抱着同样赤身裸体的岛田半藏,用鼻尖蹭着他汗湿的头发:

        “下学期的课很少,我们可以同居吗?”

        “这是我第101次回答你的问题:不可以。”

        “我好不容易说服加比把车子给我。”麦克雷的语调粘糊糊的,“我知道你的决定总是对的,可是我想跟你有更多的相处时间。”

        “你的世界不该随着我缩小,杰西,我们最受欢迎的四分卫。”岛田终于回过头吻了吻他的男友,“所以,同居的事情等你毕业再说。”

        岛田该死的强硬,虽然这并不影响麦克雷爱他。不过一周后,大学迎来了冬季假期,源氏飞回日本探望父母,而岛田一如既往的忙碌于工作。男孩被勒令回家,在养父的监视下清洗了三辆浑身泥泞的越野车,岛田为他的悲惨状况感到好笑,“显而易见的,他们在报复你。你太少回家了。”男孩更喜欢待在岛田哪儿——傻瓜都知道该怎么选,但当某天他兴冲冲地用钥匙打开了岛田家的大门,就正巧撞上了准备出门的户主先生,对方穿着整整齐齐的三件套,疑惑地皱着眉毛看着他。

        “我怎么忘了这个!”麦克雷在玄关抓着头发哀嚎,“当然,学生总觉得他们身边的人也是学生。”岛田轻飘飘的丢来一句话,他正弯着腰将脚塞进皮鞋里头。“你可以玩游戏,源氏唯一的请求是不要动他的存档。”等一切打理好后他回过头,对上了自己个子很高,但是面孔还很青涩的男友。

        “低头?”

        麦克雷像只深海鱼似的鼓着脸颊,岛田只能安慰地亲了亲对方的下颌,然后推开他快速地走向电梯间。

        ——这样下去可不行,麦克雷在岛田的公寓里打着圈,一个人太无聊了,他的假期暂时没有任何计划,更重要的是——麦克雷无时无刻不想着他,这就是热恋中的坏处。男孩有些崩溃地想。他走进厨房随意找了点东西吃,突然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快速离开了公寓。



        『亲爱的,抱歉在你的上班时间给你发信息,不过你不打算下楼来杯咖啡吗?我在starbucks等你。』

        岛田将笔记本合上,他摩挲着手机有些疑惑,不过最后归因于麦克雷一直是个粘人的家伙,虽然他的确习惯在上班途中来杯什么,但从来不会亲自去光临口感欠佳的连锁咖啡。但现在——岛田从办公桌后起身,他甚至从抽屉里抓了两颗糖果。

        还没到午休时间,电梯没用多久便把岛田送到了办公楼的底层。他一边活动着酸胀的肩膀一边走出大门并右转,那间棕绿相间的咖啡店就在不远处,迎面而来的带着咖啡香味的暖气舒缓了他的不适,他推开玻璃门走进店内,看了看卡座区零星的客人,岛田感到有些疑惑,因为麦克雷根本不在那儿。

        “先生,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呃……”

        岛田被吓了一跳,他睁大眼睛看向收银台,那儿站着一个穿着制服和围着绿色围裙的服务生,显然就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他的男朋友——麦克雷双手撑在柜台上笑吟吟地看着他,随即便被另一旁的女生轻声教训了:“你不能这么大声地招呼客人。”

        “抱歉,艾维亚。”男孩不好意思地看着她缩缩脖子,岛田感到自己的心情十分微妙,他一边微微仰头看着菜单一边慢步走向收银台,随后直视着麦克雷,用指尖叩了叩台面:“我喜欢甜一点的。有什么推荐吗?”

        “呃……摩卡?或者焦糖玛奇朵。”

        “那就摩卡,谢谢。”岛田低头摸索他的钱包,而男孩手忙脚乱地操作着收银机,一旁的女孩赶忙过来将他推开,快速地将单据打印了出来,她捧着杯子询问客人的姓氏,岛田看了看对方可爱的翘鼻子和蓝眼睛,淡定地说我叫麦克雷。

        “哦……”女孩咕哝一声,而男孩在后面兴奋地说着唇语:“很适合你。”

        “一点也不,笨蛋。”

        岛田在艾维亚转身的时候对他挥了挥拳头。



        “老实说,你是怎么想到这个馊主意的?”

        岛田将轿车内的音乐关小了点儿,一边看着麦克雷急冲冲地钻进副驾一边问话,而男孩朝他咧着嘴笑了笑,明显觉得自己的决定棒极了。

        “艾维亚是我们队长的妹妹,我在这附近转悠的时候正好碰着她。这再适合不过了,不是吗?”

        “你该去找份像样的暑假工。”岛田皱皱眉毛,“源氏也做过这个,嗯……服务业,他每天回来都是抱怨。”

        “我喜欢离你近一些。”男孩猛地凑过来亲了亲他的脸颊,“为了这个,我可以忍受那些热衷于尝试隐藏菜单的讨厌鬼和咖啡豆的气味。”

        “……那你可真厉害。第一天的感觉怎么样?”

        “我的脸快僵了,感觉比训练还累。”

        麦克雷在他身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岛田尽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在意,事实上他满怀担心,虽然在工作的间隙可以见到对方或许的确是一剂放松的良药,但在这之后,他总是看到粗手粗脚的男孩被教训。不过麦克雷总是有很多趣事与他分享,比如艾维亚总是叫他别对客人过分热情,特别是那个与你同姓的先生;一位红发女士非常喜欢肉桂粉和香草,她光顾过的配料柜台总是需要及时的补充;有个十几岁的男孩喜欢星冰乐配上甜点大快朵颐,“我感觉他在一天天地变胖。”麦克雷点评到;他们下班的时间很接近,男孩总是鬼鬼祟祟地躲过同僚的目光钻进岛田的轿车,然后两人便像得手的盗窃犯般飞快地驾驶着离开,岛田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陪着他玩这些把戏。

       这样看来这份工作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在一起的时间比之前要多得多了。意识到自己也在沉浸于热恋的岛田感到尴尬又愉悦,他渐渐习惯了这项工作之余的小任务——去看一眼他的男孩,他偶尔会在收银台后百般无聊地整理小票,又偶尔会认真地练习怎么也完成不好的牛奶泡沫,或者像现在一样忙碌于招待客人。岛田突然发现这个午时自己来得不是时候,“请您慢点,加一份奶油?”

        “没错,还有,焦糖酱换成摩卡酱。”

        “呃……”男孩看了一眼艾维亚,对方无奈又肯定地点了点头,“好的,您还需要什么,果仁?这样味道不一定好。”

        麦克雷一边忙乱地记录着年轻女孩的需求一边委婉地劝说她可以尝试一杯最简单的饮品,在被拒绝并提出了更多要求后他无奈地抿了抿嘴巴,岛田心疼又好笑地看着他,一面走向了另一个空闲的收银台。他们只来得及交换了一个对视,男孩便拿着杯子到机器前开始了制作。麦克雷真想回头看看他,这时艾维亚掀开了打碎机,“没有果仁了,去拿一下。”

        “好。”

        男孩快步离开了柜台去往仓库,他蹲到了地上却发现粗心的同僚将其它东西放在了果仁的位置上,他擦擦额头的汗珠再次翻找了半天,终于回到柜台的时候那儿已经空荡荡的了。

        “我的咖啡还没好吗?”

        那位年轻女孩远远地问了一句。

        “抱歉,很快了。”麦克雷有点郁结地拆开包装袋,“她这个已经不能称之为咖啡了,对吧?”

        “的确,不过你小声点。”艾维亚对他挤了挤眼睛。“那位’麦克雷’先生走了?”“对,他要了最简单的美式。”“……哦。”

        男孩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终于将手里程序复杂的饮料交给了它的客人后双手撑在柜台上看着她离开,突然麦克雷看到了立在店外一角的岛田,对方站在遮阳伞的阴影下,好像一直在等着他,岛田对他挥了挥手,短须下的嘴唇露出一个安抚性的弧度。

        男孩一下子感觉心情好极了。





        两周后。

        美国迎来了冬季假日的重头戏。飘着薄雪的街道上张灯结彩,处处播放着欢快温馨的圣诞颂歌,莱耶斯一家与普通的美国人一样准备了常青树与火鸡大餐,麦克雷心不在焉地将火鸡从烤箱的肚子艰难地拽出来,添上酱汁和几棵水煮花椰菜。他的两位养父在客厅里一边将彩灯点亮一边聊着年轻时在战火中度过节日的往事,男孩看了一眼窗外,他想到今天孤身一人的岛田——好吧,虽然对方并不在意这个节日,但男孩总感觉自己是个失职的伴侣。

        “真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像往常一样来些清酒?不知道我送他的姜饼他会不会吃,那玩意味道不算好。”

        麦克雷将煮着土豆浓汤的炤火关掉,莱耶斯从酒柜中取出几瓶波本,顺带提醒男孩别忘了冰箱里的木桩蛋糕,他懒洋洋地应了应随即被踢了屁股,麦克雷扭过头呛声对方不想帮忙就滚回客厅去。两人在厨房吵了几句,很快便被杰克打开的电视机声响盖过了。

        “感谢上帝赐予我家人,还有圣诞晚餐。”

        “老头,真肉麻……别踩我。”

        “感谢上帝赐予我家人,还有圣诞晚餐。”

        “感谢上帝赐予我家人,还有圣诞晚餐。”

        片刻的祷告后他们三人就开始了进食,莱耶斯粗鲁地撬开了酒瓶的盖子,酒水撒在每个人的身上,麦克雷嘟囔说自己并不想在节日喝的烂醉,所以他勉强逃过了一劫。在临近午夜的时候两位养父终于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的四仰八叉,男孩无奈又兴奋,他找来毛毯盖在了两个人的身上,便立刻穿上外套出门去了。

        “你在哪?”

        “我快到了,杰西。”

        他们相约在布鲁克林区的一个公园见面,这儿有一颗很大的圣诞树,周围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也许再合适不过了——很快岛田从道路的另一侧匆匆赶来,麦克雷兴奋地小跑过去迎接他,他们之间的阻碍只有一层薄薄的雪花。

        “真高兴我们能见面,杰西。”

        “我也是。”麦克雷感觉身体热热的,他紧紧的抱住岛田,亲吻对方冰凉的额角,“抱歉,我真该把你带回家,不过他们也许会找枪崩了我。”

        “所以等你毕业再说。”岛田闷笑着拍拍他的脸。他们互相交换了包装得严严实实的礼物,在公园一角的槲寄生下接了吻。麦克雷揽着岛田的肩膀,告诉他他刚才许了一个愿望。

        “哦?是什么?”

        男孩看着他,蜜糖色的眼睛透着光亮,“希望我们之后的圣诞节也依然在一起。”

 


---------------------------------

虽说写了圣诞节可是广东好热,我恨

喜欢请留言,爱大家=3=

评论(11)
热度(62)

© 白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