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rine4⃣️

#本章副标题:岛田家的家长里短

1

2

3

——————————————————————————————



        岛田按照既定的日期启程飞回纽约,男孩显得兴奋极了,他与正在候机的岛田通着电话,顺便绕着寝室的垃圾桶走了二十圈,“我只是太开心了,我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你,如果照片里的你会说话,他可能会问我‘你怎么又来了’。当然,我指的是你鼻子上沾了奶油的那张。”

        “我希望你也把目光分点给别的,比如我的证件照,或者其它一些更体面的。”岛田转动着自己僵硬的肩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下午应该是你的训练时间?”

        “啊……”麦克雷停下了刷刷的脚步声,他踌躇了一下,压低声音说:“我……我请假了,去租了车子。”

        “什么?”

        “我要去机场。”男孩抖了抖精神,理直气壮地提高了声音,岛田皱起眉看了眼不远处的艾米丽,“杰西,公司会派车子来接我们。”“我知道。”麦克雷很快地回答了,他又开始绕着垃圾桶踱步,他的声调在心虚与肯定间徘徊:“……我知道,我只是去看你一眼。”

        “……”

        岛田拿他没办法,两人都沉默了,麦克雷不小心踢翻了他的置物架,艾米丽站起来出声催促,男孩才小声地说抱歉,你快点登机吧。

        岛田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他只能赶紧跟上法国女士的脚步。六个小时的旅途煎熬又漫长,他在飞机上昏昏欲睡地看了两部电影,《游龙戏凤》和《三个火枪手》,大概在降落的前一小时,或是前半小时,电影突然奏响的片尾曲才将他从朦胧中拽出来,“我快到机场了,也许。这儿的路真陌生。”,岛田看到了社交软件上的简讯。

        “你最好认真点。”

        麦克雷并没有回应岛田的提醒,他大概正在抓着方向盘,焦头烂额地研究着地图,岛田觉得担忧又好笑,他将因为瞌睡而搁置在旁的飞机餐吃干净,又去洗手间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后,他迎来了一阵强烈的失重感——飞机即将降落了。

        接机的下属很快找到了他们,岛田跟随对方到了停车场,他四下张望着,傍晚的光线有些差强人意,在路灯的帮助下他只能勉强地看清附近的车辆,他不知道杰西在哪儿——岛田在心里叹了口气。正在下属费劲地将艾米丽的行李塞进后车厢时,三人都被不远处传来的一声刺耳的鸣笛吓了一跳,艾米丽吊起眼梢捂住耳朵,埋怨她真想用高跟鞋将那台破车砸烂。而岛田眯起眼睛看了看那辆旧式轿车几秒钟,便低头提起自己的行李,用有些轻快的语调告别了他的同事:

        “有人来接我。再见。”

        “你认真的吗,柴油车?岛田?”

        艾米丽在他身后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岛田也觉得有些好笑,他走近那辆灰头土脸的普蓝色小轿车,看到了麦克雷写满意外的年轻脸蛋,对方急急忙忙地打开了门锁,看着钻进副驾驶的岛田磕磕巴巴地说:

        “你……你怎么上来了?”

        “难道不应该吗?”岛田气定神闲地摸索着安全带的位置,“那你为什么要鸣笛?哦,这个后视镜看起来是新换的。”

        “因为你看起来像在找我。”麦克雷尴尬地摸摸鼻子,“呃,我今天租的是最便宜的车,油箱还要用钥匙开的那种——来的路上熄火了三次,喇叭倒是响得出奇。”

        “如果哪天你开来一辆兰博坚尼,而我上了你的车,也绝对不是因为它是兰博,懂我的意思吗?”岛田对男孩的脑回路感到不满,“白痴。”

        “……可是我总是想把最好的展示给你。”

        “你还是个学生,这是无可逃避的事实。”岛田看着对方,“如果你只敢把好的一面展示给我,那我们就永远无法更进一步。”他伸出手摸了摸男孩的头发,“好久不见,杰西。”

        男孩温顺地低下头,脸有些发红,他被说服了,“我明白了,欢迎回到纽约,甜心。”




        岛田将车窗开到最大任由晚风扑到他的脸上,有些冷,但令他精神多了,于是他提议等会去光顾亚洲餐厅,他想来点寿司或暖热的冬阴功汤。麦克雷从前对亚洲菜没有任何兴趣,但现在还挺乐意尝尝看,他们一路聊着天回到了曼哈顿,道路两旁的树叶被吹的到处都是,秋天看起来就快要过去了,一想到今年的圣诞节或许可以与岛田一同度过,男孩就难以抑制心里的雀跃。而岛田看着他傻笑的样子忍不住用筷子夹过去一块生鱼——下面沾满芥末的那种,并成功把男孩弄的泪眼朦胧。“抱歉,你试试这个,喝了会好一点。”岛田将汤碗推到他的面前,男孩将信将疑地抿了一口,便皱着脸露出了一个充满谴责的表情,岛田是个坏人,而且笑得十分开心。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成了最后一桌客人。麦克雷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有些意外:“看来我得快点送你回去。”

        “怎么了?”

        “你应该早点回去休息。”男孩关切地看着他,“六个小时的飞机可不轻松。”

        “我的肩膀的确有些痛,”岛田撇了撇眉,“好吧,我们走。”

        老式轿车轰响着驶往岛田的住所,兄弟俩租住在一处高层公寓里,麦克雷帮忙将行李搬出了后车厢,两人对视了片刻,男孩才想起今天他还没吻过岛田,他沮丧地挠了挠后脑硬邦邦的头发,低声说:“呃,我就送到这里,晚安。”

        “你去把车停好。”

        “嗯?”

        “现在已经这个点了,”岛田将手表的表盘面向他,“你不会还想开车回学校吧?”

        “……”

        麦克雷的大脑有点死机,虽然他早已打算去养父租借于布鲁克林的仓库凑合一晚上,但直觉告诉他最好闭上嘴,然后照做。岛田似乎也有些犹豫于自己的安排,他感觉有些脸热,不过只是一瞬间——他只是担心自己的小男友在午夜驾驶着破烂轿车发生意外,仅此而已。

        “我……我帮你。”

        男孩抱着他的行李袋站在电梯厢的一角,他微微地耸着肩,看起来有些紧张,很可爱,岛田想,但对方的样子害自己也有些紧张了。等待电梯到达22楼的时间非常安静,麦克雷偷偷打量着岛田,然后用手碰了碰对方的:“我睡地板就好。”

        “别乱说,你睡我弟弟的房间,”岛田回头看了看他,“或者你想跟我睡?嗯?”

        “虽然不想打击你,但你脸红了,甜心。”麦克雷嗤嗤的笑他,“你调戏我之前应该先做好心理建设。”

        “你果然还是去睡地板比较好。”

        岛田白了他一眼,两人间的气氛又恢复了些自在,“叮”,22楼到了。他们一边讨论着走廊上装饰的石膏花纹到底是蔷薇还是月季,岛田一边将钥匙插进了门锁,“你应该再仔细观察观察它的花序,那肯定是——”“哥!你回来啦!”

        哦,天哪。岛田像摸到了什么烫手的玩意儿般倒退了两步,他吓了一大跳,他想做点什么,可是木门已经被活泼的弟弟从内部快速拉开了,源氏竟然提前回家了——一时间三个人面面相觑,直到岛田恢复镇定后才将源氏推开,一面脱下鞋子一面疑问:“你怎么回来的?”

        “……露西的顺风车,你还记得吗,她就住在隔壁街区。”源氏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麦克雷,呃,嗨?”

        “是你,二年级的小子。这周你翘了两次的训练,回学校我会找你麻烦的。”麦克雷似笑非笑地看了源氏一眼,“不过现在,嗨。”

        “去把你的旧睡衣找出来。”岛田指使完胞弟,回过头拍了拍男友的手臂,“拖鞋在柜子里,我去找一下牙具。”

        “好。”男孩温顺地点点头。

        源氏的心情十分复杂,他抱着一套尺码偏大的旧睡衣钻进兄长的房间,像知了一样叽叽喳喳地打听:“天哪,原来你们还在继续交往?你还把他带回家了?哦,我能开香槟吗?”

        “我不需要随时向你报备我的感情进度吧?”岛田将烦人的弟弟挥开,一边弯下腰在衣柜下层翻找。“你好冷酷,哥哥。”源氏哀怨地用旧睡衣擦了把脸,“他还是我介绍给你的呢。”“说的也是,”岛田握着一套新的牙具站起身,“那么,今晚他跟你睡,去把床收拾一下。”

        “喂……”

        源氏有些短路地瞪圆了眼睛。




        岛田感到十分困顿,他将香薰加湿器打开,在淡淡的薰衣草气味中终于迎来了这一天的结束,虽然入睡前他在门廊上给了男友一个印在前额的晚安吻,以安抚他别去欺负源氏或者被源氏欺负,唉——岛田在被子里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希望他俩能老老实实地睡觉。

        大概在半夜两点,或者是三点的时候,岛田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他坐起来在床上头痛了一分钟,发现那股动静来自于门廊对面源氏的房间——他在心里骂了一句,便立刻翻身下床,赤着脚小心地打开房门走过去,胞弟的房门下面透出一点五颜六色的光,岛田想他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你们两个。”他狠狠地拧开门把,房间内的声音一下子归于安静,两个大男孩坐在床上看着他,电视上还在展示着绚丽的游戏画面,岛田面无表情地把屏幕关掉并且打开灯,在源氏“我还没存档”的哀嚎声中没收了两人的手柄。随后他将双手交叉在胸前,气冲冲地踹了踹源氏的屁股:

        “你过去跟我睡。”

        “才不要!”源氏赌气地将自己卷成一团,瓮声瓮气地拒绝。

        “那杰西,你过去。”

        “……”男孩饱含歉意与羞赧地看了他一眼,老实地抱着被子下了床,源氏偷偷摸摸地从被子里探出一双眼睛:“你这个抓走我伙伴的恶魔,你们不能一起睡,把手柄还给我……”

        “闭嘴睡觉。”

        不想理会无理取闹的弟弟,岛田将他的胡言乱语关在了对方的房间内。抓住呆呆站着的男友,岛田一边将他带进房间一边瞥眼:“你们的行径真是超乎我的预料。”

        “……我们聊得还不错,他说他买了很有趣的游戏。”麦克雷怯怯地看着他,“对不起,刚刚是我弄倒了他的东西。”

        “我会一视同仁的,”岛田睡到了床的内侧,背对着麦克雷打了个哈欠:“明天你们都没有早餐吃。”

        “……”

        男孩安静地躺在了他的身边,岛田的意识很快又变得迷糊,这时他察觉到一双温热的手小心地环住了他,麦克雷有些委屈地贴近他的耳朵:“可是我一直很想尝尝你的手艺,han.”

        哦,这个突然的怀抱比他想象中要舒适一百倍,岛田不自在地想,对方将他抱紧了些,继续请求:“能不能换个惩罚?拜托你。”

        “呃……”

        岛田的嘴开开合合了几遍,他被这亲昵的攻势弄的无话可说,男孩抽了抽鼻子,讨好地亲吻他的脸颊,终于碰到嘴唇的时候岛田的怒火也被浇灭殆尽,他侧过脑袋与男孩的唇舌纠缠片刻,才终于宽恕了对方:“好吧,看在你今天去接我的份上,我原谅你,杰西。”

        

        

——————————————————————————————

这文也没什么看头,喜欢就留言吧


评论(36)
热度(74)

© 白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