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rine3⃣️

 #为什么我写的都这么弱智 为什么


1

2


————————————————————————



        自从岛田稍微放下防备后——阻挡不住地,麦克雷又过来与他进行了几次约会,说实在的,从他们位于郊区的大学驾车到曼哈顿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但男孩乐此不疲,他曾不经意地抱怨过养父不愿意把家里多余的吉普车借予以致于他近期比赛的奖金都用在了租赁轿车,以及燃油费上。岛田问他原本想要添置些什么,男孩的回答大概是游戏机或者新的模型之类,“不过我很久没有时间和兴致去摆弄它们了。”“那么你都在干些什么?”“棒球?还有翻一下我们的照片,翻完了就去找你。”他们的约会总是很紧凑,两个人都很愉快,岛田快没时间再去琢磨他们是否合适了。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末,岛田像往常一样将胞弟送往学校,不过在对方下车后岛田驾驶着轿车在学校里兜了个圈——然后他将车子放好,钻进那个像中世纪建筑一样的卫生间看了五分钟镜子,最后联系了麦克雷。对方迷迷糊糊地说自己还在午睡,不过他很快就清醒过来:

        “你是来找我的吗?”

        “……我弟弟今天回学校,不过我一般打发他自己过来。”

        “你用不着这么委婉,”男孩发出懒洋洋的笑声,然后开始制造窸窸窣窣的布料声响,“体育馆附近有个红色招牌的咖啡厅,在那儿等我好吗?”

        岛田应声后便挂了电话,他可以想像到对方迅速地跳下床铺,然后急急忙忙地将自己塞进衣裤里的景象。走在洒满午后阳光的林荫大道上,来来往往的年轻面孔也令他没有那么排斥与紧张了,岛田慢悠悠地围着体育馆转了个圈,才找到了所谓的红色招牌咖啡厅,麦克雷正好从另一条小路快步赶来,他捕捉到了岛田,眼睛里便像酿了蜜般沉下颜色,显得温柔极了。岛田感觉有些脸热,“下午好。”

        “下午好,han。”

        麦克雷带着他走到了里面一点儿的位置,这里的冷气很足,透过窗外可以看到远处绿茵场上几道活泼的身影。两人点了饮料和点心,麦克雷推荐这儿的蒙布朗还不错,“咖啡倒是一团糟。”男孩好像有些困顿地托着下巴,“不过我也是听说的,我讨厌咖啡。”

        “那点杯绿茶如何?希望能帮你提提神。”

        “你肯定是在抱怨我没有认真看着你。”(“我没有!”岛田迅速反驳。)麦克雷转转脖颈坐直了身体,然后张开双臂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在岛田眼中像一只睡醒的小熊,“外面太热了,不然我真想带你去其他地方走走,你什么时候回去?”

        “大概在晚餐前,”岛田叫来应侍,“我得回趟公司,明天要去旧金山。”

        “出差?”麦克雷停下了动作,蜜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要多久?”

        “大概一周,不过只是暂定。”岛田笑了笑,“你看起来完全清醒了。”

        “哦……上帝,”男孩泄气般的佝下腰背,用双手扒住自己的眼皮往下拉,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至少有一周要见不到你,这消息令我快要缺氧了。”

        好吧。岛田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说实话,他不太懂得只是一周而已,会如此难耐吗?他依稀记得之前的恋爱经历,他们可以半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不见到彼此,大概感情也是在这些时间中慢慢被消磨。麦克雷看起来很失落,这让他觉得难以处理的同时又有些愉悦,他想大概这个男孩与之前的所有人都是不一样的,他的热情会永远为他留存。

        “你可以给我发信息。”岛田说,“我空闲时会回复你。”

        “简讯可满足不了我。”男孩摸着下巴想了想,随即他兴奋地伸出手碰了碰岛田的,“嘿,我知道了,我该教你使用社交软件,这样你可以随时上传照片,我想知道你在做些什么。”

        岛田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他歪了歪脑袋,“听起来很奇怪,我从没做过这种事。”

        “凡事都有第一次。”麦克雷努了努嘴,理直气壮地命令道:“现在,打开你的手机。”

        岛田没办法,对方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说服自己做些没做过的事,他老实地坐到对方身边学习,蒙布朗被挖开了一半,甜蜜粘稠的香气漫得到处都是,与男孩衣服上淡淡的肥皂气味混在一起——他们离得有些近。十分钟后岛田开始翻看着自己软件账号上的唯一一个关注者——杰西·麦克雷的个人主页,他发现对方最近以来的日常几乎都是关于自己,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男孩靠着他,窸窸窣窣地喝着绿茶,小声地埋怨这玩意苦的出奇。

        “我会完成你给我的的任务的,杰西。”岛田晃了晃手机示意,“虽然有些煞风景,不过我该回去了。”

        “到底是谁施了时间魔法,我感觉我们才刚刚见面。”麦克雷无奈地将杯子放回瓷碟中,“走吧,我们去停车场。”

        “等等。”岛田依然呆在座位上,他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好像在做个决定,“我知道接下来的一周对你而言会有些难熬,所以我要给你留一样东西。”

        “哦?是什么?”

        男孩重新坐到他的身边,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呃,其实,我也不知道。”岛田盯着桌上的水杯,“比如……一个吻?嗯……”

        话音刚落,麦克雷便伸手搂住了他的肩膀,侧过脑袋,轻柔地贴住了岛田的嘴唇,这只是一个碰触,绿茵场上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哨响,让岛田的大脑从迷糊到冷静,又变得迷糊,大概一会儿——虽然岛田觉得很快,他伸手扯了扯男孩的领口,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眼睛:“就这样?”

        男孩好像得到了指令的小兽,他麦色的脸颊变得有些红,充满绿茶香气的唇舌再次迎了上来。岛田闭上眼开始享受这个亲吻,他心跳如擂鼓,但也感觉安定极了。





        “你看起来没睡好。”

        艾米丽戴着她回头率百分之两百的彩色蛤蟆镜,挎着精致的手包在机场的的瓷砖地上踩出凶狠的音符,而岛田罕见地披散着头发,眼睛下面有些细纹和黑色素沉淀。下属询问他要不要帮忙拖行李箱,他拒绝了,显然此时最需要被拖动的是他本人。

        “我很好。”

        岛田昨晚在预料之中的失眠了,但他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还不错,虽然他总是会断断续续地想起昨天的每个细节——这不应该,他已经是个三十岁的成年人了,冷静,岛田半藏,这只是一个吻而已,你以后说不定会与那个男孩经历更多别的——不。岛田开始慌张地在心里唾弃自己,不该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他们该登机了。

        艾米丽在身边毫不客气地说公司这次真是铁公鸡拔毛,一边舒服地将自己安放进头等舱舒适柔软的座椅上。而岛田心神不宁地摆弄着他的手机,在他更换了第五个令腰椎舒服的姿势后终于打开了社交软件,回头拍了一张舱内的照片——『这儿加上我只有八个座位』,他附加上文字,随后上传了上去。

        法国女士挑高着眉毛,一面在头发背后垫上丝巾,一面为他的行动感到新奇,“我一直以为你永远不会干这种事情。今后我们一起进餐时,你能别再赶在我拍照前就叉走食物吗?”

        “有待商榷。”岛田冷淡的回答,然后看着照片顺着飞机上拖沓的网络慢悠悠地发送出去。随后他打开电脑开始阅览文件,中途他要了一杯果汁,与艾米丽讨论完一个问题后他发现手机收到了一个提醒,它告诉岛田杰西·麦克雷发布了新的照片。岛田只是看了一眼,便用拳头掩了掩嘴巴——他真担心自己笑出声响,男孩拍摄了一个布置过的画面,这儿看起来像体育馆的更衣室,空荡荡的储物柜前被摆放了八张彩色的小凳子,『这儿加上我只有八个座位』。

        ……哇哦,对方的奇思妙想太多了,起码在令自己开心这件事上。岛田把脸转过去面对窗外的薄云,几分钟后他发现自己根本抑制不住愉悦的心情,于是只能强硬地把注意力丢回电脑屏幕密密麻麻的字符里。在午餐时间他又拍摄了自己的飞机餐并上传,随后才开始进食,他已经开始期待男孩会如何回应了。

        大概在二十分钟后——在岛田即将吃完沙拉时他再次收到了提醒,『牛排,沙拉,香槟和奶酪面包,可我没找到高脚杯。』岛田再次偷偷摸摸地笑了,麦克雷用罐装香槟——一种酒味饮料代替了这一项,经过摆盘后,与岛田面前的食物看起来相差无几。他看到男孩的同学在评论中调笑他奇怪的午餐搭配,他却只觉得对方很可爱,“你的奶酪面包看上去有点奇怪。”他通过社交软件给对方发送讯息。

        “在便利店买的,生产日期是两天前。”

        “你不该吃这玩意。”

        “好吧,它等会就会跟垃圾桶说午安了。我拍的照片如何?”

        “很有趣,不过主要是……这让我感觉你离我很近,杰西。”

        “那很好,”

        麦克雷停留片刻后再次发送了一句,“我开始想你了,han.”

        “嗯……”

        “如果你不好意思说’我也是’的话,你可以发个1.”

        “1”

        

————————————————————————

啥时候结婚啊这两个

留言救救孩子 谢谢逮噶

评论(24)
热度(67)

© 白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