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rine2️⃣

#点我看麦藏甜蜜约会


前文1⃣️
————————————————————————


        “下班时间到了,岛田。”
        艾米丽挎着她精巧的手包闯进了岛田半藏的办公室,穿着十二厘米高跟鞋的她看起来艳光逼人,随时可以去参加一场舞会或晚宴,顺便俘获几位心甘情愿的倒霉蛋。这位法国丽人优雅的并起腿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地提出邀请:
       “亲爱的,上次跟你提过的新异餐厅,今晚我预约了位子。”
        “这不正常。”岛田从屏幕背后抬起眼睛,大约一秒钟。“我猜猜,拉克瓦先生又因为紧急会议放了你的鸽子?”
        “你不该说真话,这不可爱。”艾米丽斜了他一眼,粘满水钻的紫色指甲看上去寒光凛凛,“该出发了,开你的车还是我的?”
       “……”岛田抬了抬双手以示认输,“好吧,你再等会。话说为什么又找上我?你明知道比起新异餐厅我更喜欢亚洲菜系。”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没有约会的可怜单身汉。”法国女士刻薄的嘲笑他,“当然,除了陈述事实外我没有别的意思,亲爱的。”
        “有时候我真想开除你,艾米丽。”岛田一边站起来收拾东西一边比了个中指,“真希望新异餐厅的甜品不要太过新异——嗯?”
        岛田迅速拿起桌面上震动的手机,他看了看号码,决定还是避开艾米丽。艾米丽看着他快步走向办公室外的小阳台,五分钟后又折返,她好奇地抬头看着岛田,对方的脸上罕见的贴了点得意:
        “抱歉,今晚我也要放你的鸽子了。”岛田眨眨眼,“我有一个约会。”
        “哦上帝,”艾米丽面无表情的将手包摁在胸前,“我不相信你会骗人,但我更不相信你有约会,你不是已经与这张办公桌结婚了吗?。”
        “你现在还来得及再找个伙伴去新异餐厅,”岛田抱着自己的外套和文件,飞快地离开了办公室,“明天见,女士。”




        将轿车在约定的地方停稳时岛田便有些后悔了,虽然十分钟前他终于在大约半年来——与艾米丽的唇枪舌剑中扳回一局,但不意气用事应该一直是他必须遵从的准则之一。岛田叹了口气钻出车子,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西装衬衫。
        “晚上好!岛田先生。”
        麦克雷从不远处快步走来,他穿着宽松的运动服和篮球鞋,手上甚至有一个护腕,全身都洋溢着年轻的气息,岛田不难想象他们走在一起会有多么违和,对方看起来很兴奋,告诉岛田他不久前刚刚结束社团活动,虽然不抱希望地打了个电话,但没想到被接受了。于是他劫持了教练的轿车,飞快地沐浴过后又从学校赶了过来……
        “大可不必这样。”岛田瞥了他一眼,将鬓角的碎发别到耳后,“我们只是普通的见个面,你用不着这么兴奋。”
        “对你来说是普通的见面,对我来说可不一样。”男孩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走吧,你想吃点什么?”
        “不如我们把程序简化一下。”岛田咽了咽唾液,“我们直接去酒店吧,反正你找我的想法也正是这个。”
        “……什么?”
        杰西·麦克雷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在原地愣了好几秒,才被吓了一大跳似的往后退了退,岛田抬起眼睛看着他,他才发现岛田眼里装着不信任,他不信任是他自己。
        “难道我们真的可以约会吗?”岛田说,“我已经三十岁了,还是你没有看出来?”
        “这有什么关系?”麦克雷看着他,“我只是单纯的想见你而已,半藏。”
        “我……我不知道。”岛田张了张嘴,表情有些迷茫,“可能我的空窗期太久了,你的热情让我觉得胆怯。”
        “你的意思是我给了你压力?”男孩忍不住伸出手,但他最后还是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抱歉。”
        “你不用道歉。”
        “……”
        麦克雷继续摸着自己毛躁的棕发,气氛如同第一次见面般陷入了无止境的尴尬,岛田感到有些沮丧,他微垂着脑袋想,也许艾米丽说得对,他应该回去与他的办公桌复合。
        幸好麦克雷没让这份尴尬持续太久,他示意岛田跟着他向前走,无论今天的见面结果如何,填饱肚子总是最重要的,让岛田意外的是对方带他来到了藏匿在百货大楼间的餐车夜市,他吓了一跳,直觉告诉他这儿的卫生环境可能差强人意,人流更是大得令人不适——但岛田已经没法将目光从玲琅满目的垃圾食品上扯下来了。“这果然是年轻人会选择的约会地点。”他想。
        “虽然我猜你更喜欢去一些安静,优雅的地方,有会旋转的餐桌和黄金烛台之类的。”麦克雷走在他的前面,“但我想给你留下点不一样的。”
        “这种地方我从来没有进来过。”岛田皱了皱眉,同时在思考是先来一份热狗还是别的,不断的有人与他擦肩而过,这种感觉不太好——所幸麦克雷将他拉到了道路的内侧,并弯下腰亲昵地与他交谈,“任何事情都有第一次,对吧。”
        “我从没见过这个。”岛田有些别扭地避开对方的视线,用下巴点了点烤龙虾的餐车,“他们为什么要挤上奶油?”
        “你可以亲口尝尝,味道还不错。”麦克雷像艘纠正航线的摩托艇,立即拉着他拨开人群走过去。“两份。”男孩快速地选择了口味并付钱,岛田眨眨眼,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看着店员将湿淋淋的大虾剪成两半,麦克雷提议可以来上一份岛田会喜欢的甜食,“他们将冰淇淋夹在华夫饼里面,”他描述,“那只是杯子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是饮料,你喜欢苏打水还是果汁?”
        “苏打水。……我跟你一块去,等会。”岛田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火炉,龙虾正被挤上一团团的奶油,它们迅速融化在虾壳里,将肉块沸腾得油亮,麦克雷没办法,嘱咐他在这儿乖乖呆着,在铺洒芝士和蔬菜沫的间隙岛田终于有余裕抬起头环绕,他看到男孩在不远处的餐车前抱着胸等候,麦克雷仿佛感应到了他的目光,于是侧过头露出了一个笑脸。
        岛田迅速扭回头盯着他俩的烤龙虾,蒸腾的香气熏得我有些热——他想。
        五分钟后他们终于等到了一张空闲的餐桌,麦克雷将甜食递到岛田面前,“先尝尝这个,龙虾看起来还有些烫。”
        “说得对。”岛田皱起眉毛捧着杯子,艰难地寻找着合适的位置。“这玩意该怎样下嘴才不会让自己变成一只花猫?”发出这个疑问的时候他已经是了,他一边咀嚼绵软的冰淇淋和香甜的华夫饼,一边愤愤地看着笑个不停的男孩,“融化了会弄得更脏,”麦克雷说,“你真可爱。”
        “是指失态的部分?”岛田抢过对方手里的餐巾纸,“总会有人比我更甚的。”
        “也不全是。”男孩张开嘴咬了一大口华夫饼,成功让自己的面颊也沾上了糖霜,“但我喜欢跟你在一块。”
        “……”
        岛田的大脑像老式的蒸汽炉一样发出“呼呼”的声响,他几乎有些佩服这些年轻人了,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内心的想法全盘托出,他可做不到,也过了勇于诚实的年纪。冰淇淋很快被他吃掉了大半,岛田开始攻克垂涎已久的龙虾,比想象中要更加美味,突然他发现麦克雷握着手机,问道:“我可以拍张照吗?”
        “当然……”岛田皱了皱眉,“等等,你可没说是在拍我。”
        “我可不想纪念这堆虾壳,还有纸杯子。”男孩将拍好的照片给他看,“你可是同意了的。”
       岛田说不过他,照片上的自己看起来很滑稽,像这夜市之中的任何一个普通的、心情不错的男性,不过他穿着西装衬衫——岛田笑了,“天,我竟然还打着领带。”
        岛田为数不多的破绽让男孩愣了愣,他慌张地喝了口苏打水,开始寻找话题闲聊,同样使他意外的是对方配合多了,他们聊到大学的一些事情,这时麦克雷才知道对方在他这个年纪就已经修完了学位,所以提早拍摄了毕业照,那时岛田还留着一头长发。麦克雷说自己在叛逆期也尝试过,可事实是他看起来像一个流浪汉,“在我的脸书上还留着照片。”他找出来向岛田展示,对方抿了抿嘴像在憋笑,“的确,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比如你吗?你怎样都好看极了,你很特别。”“……别说了。”“你在不好意思吗?”“我只是不习惯。”

        在相视一笑后岛田暗叫糟糕,这场约会比他一开始预想得要愉悦多了。



——————————————————————

下章打啵,我是认真的
留个言就可以给扣打激素!

评论(37)
热度(88)

© 白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