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rine1️⃣

#大概是网恋奔现
#坑哥狂魔源
#@显像剂 ⬅️吧唧我的股东



————————————————————



        “首先我要向你道歉,杰西·麦克雷。”
        岛田半藏郑重其事地将双手交叉在一块放在桌面上,细长的眼睛平静地直视着咖啡桌对面的青年,对方显得十分年轻,顶着一头毛躁的棕色短发,眼睛是温柔的蜜糖色,下巴上只有零零碎碎的胡渣,耳机七倒八歪地挂在颈部,合身的运动t恤包裹着年轻结实的躯体。这些描述看上去还不错,可惜构成了岛田最为惊恐的部分——上帝啊,他可还是个学生。直到两人点的饮品被应侍端了上来,气氛才终于有所缓和。
        “……你的意思是,一直以来跟我聊天的人并不是你。”
        青年踌躇地搅拌着面前的饮品,他好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既定的事实,岛田用小勺将方糖拆成两半放到杯里,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你觉得我看起来是那种会在网络上寻找恋爱对象的人吗?”岛田哼了一声,皱着眉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明显不符合他的口味。“当然,你我都是我弟弟馊主意的受害者,刚才他找了个理由把我骗到这来,而你——我希望今天的见面不会影响你最近的心情。那么,”他把杯子磕回托盘里,“约会就到这儿,我已经结过账了。”
        岛田落下话音,像以往麦克雷遇见过那些稳重、冷静的成年人一样微微颔首,然后勾起自己的外套,脚步移向大门准备离开。这时候麦克雷才仿佛从打盹中惊醒似的站了起来,冲到了岛田的面前:
        “你听我说,先生。”
        “……”
        岛田从鼻腔里发出一个气音,他显得有些不耐烦,不过还是止住了脚步,他抬头看着麦克雷,蓄着短须的脸面无表情。
        “一开始’ryu’跟我聊天的时候,他总是说些棒球,模型玩具之类的,显得与我趣味相投,我知道他的性别,所以只将他当作一个网络上的好友。可是有一天,他给我发来了一张照片……”
        青年将他的手机屏幕转向岛田,岛田瞥了一眼便咬牙切齿起来,“这是我的大学毕业照。”
        “不可否认的是我的确被这张照片上的人吸引了,但我认为这跟活泼的ryu一点都不匹配,所以我默认这是一张虚假的照片,直到昨天ryu约我在这儿见面。”
        “然后你就见到了比照片上要年长十岁的我。”
        岛田语速飞快的替他做了结尾,他揉了揉眉心,气氛一下子变的有些僵硬,麦克雷收回了手机,有些踌躇地看着岛田:“我有些意外,但是……我依然想继续了解你,我是说真的。”



        岛田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影音室将罪魁祸首连根拔起——源氏藏在了沙发底下,可他又不是瞎子。将藏匿在绿色发丝间的耳机用力拔出,岛田半藏像行刑前的刽子手般居高临下:
        “棒球与玩具模型,嗯?”
        “你们见到面了?”岛田源氏被提着衣领,像一只欠扁的猫一样歪在地毯上,“他是我们社团里最受欢迎的,听说他家里有一面墙的高达,你什么时候可以介绍我去参观?”
        “你的玩具模型也不少啊。”岛田半藏硬邦邦的说道,“不过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诶,等等,半藏!”
        岛田源氏一骨碌爬了起来,他讨好的挤到正在擦拭花瓶的岛田半藏的身边,用侧腰撞了撞他:“嘿,老哥,说真的,他怎么样?”
        “你是不是疯了?他跟你一样大!”
        岛田终于忍不住了,他转过脑袋怒目而视,似乎在计算花瓶与弟弟的头壳哪个比较昂贵,源氏不以为然的瘪了瘪嘴,“现在要谈恋爱年龄差可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觉得很重要,不能因为我的空窗期过长,你就把主意打到你的同龄人身上,你的同龄人跟你一样幼稚又烦人,懂吗?”岛田半藏弓起手指叩了叩弟弟的额头,“还有,你该去为后天的表演赛购买新的防具了。”
        “我知道了。”源氏压低声音嘟囔,“嘿,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们约会的结局是什么。”
        “……”
        好不容易平稳了心情的岛田半藏从房门回过头来,不做声。源氏磕磕巴巴的说你总得让我知道我伪装了三个月的知心网友究竟能得到什么成果,岛田半藏皱着眉头,无奈的说他留下了自己的名片。
       “名片!拜托,”源氏差点笑出了眼泪,“这又不是谈生意,老哥——不过你没有当场报警已经让我足够意外了。”
       “你知道我没有社交软件,”岛田为自己上午的让步感到尴尬,“再说我是被胁迫的。你的同龄人跟你一样幼稚又烦人。”




        岛田半藏答应了胞弟,他得在周一将他送回学校,并且观看他们社团的第……第几届来着?的公开表演赛,原谅岛田并不记得,周日晚上紧密的工作交接安排使他头晕脑胀到大早上。而现在——岛田被迫顶着两个不太美观的眼部色素沉淀,他总有这么几个瞬间觉得自己很悲惨,作为上司,作为兄长,他习惯一并承担下什么。就像现在,他在紧紧的绷着自己衰弱的神经盯着扎眼的红绿灯,而同样拥有驾照的源氏正在副驾上抱着他的新防具呼呼大睡。
        岛田总觉得自己从昨晚开始就忘了些什么。他娴熟地将轿车驶入来访者统一的停车区域,将源氏弄醒后他看到了对方背后压着的棒球队队服,此时他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糟糕,希望别在这儿碰到他。或许今天答应要观看表演赛就是个陷阱,我可不相信哪个社团的活动要强迫监护人参与并且签到。”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又被源氏耍了。
        他正要转身与这个满脑子歪主意的兄弟对峙,对方已经穿戴好了防具,兴致很高的招呼他快点一同进校参观,“老哥,我听说烘焙社团搭建了餐饮服务中心!你还记得吗?就是上周我给你带的蛋糕。”
        呃——岛田半藏被迫开始回想,好不容易积攒的不满降为了零,然后又升起了一点点,“就是散成泥巴的那一盒?我得像矿工一样翻找才找得到草莓”
        “这要怪你没来接我。”源氏回头做了个鬼脸,“我们得赶紧去体育场——说实话,这些气球多得让我迷失方向感了。”
        参观的人潮大得超乎岛田的预期,他已经离开校园十年了,身边热情的氛围和年轻的脸庞让他觉得有些不自在,源氏没能找到所谓临时搭建的彩色大帐篷,只能将岛田直接带到体育场附近,他嘱咐岛田在这儿等一会,他跟队友打个招呼就回来——
        很遗憾岛田半藏又被骗了,源氏快步走向高年级的更衣室,随手拦住了一位球员:“嘿,门口有位先生要找杰西·麦克雷。”
       他岛田在场馆附近等了几分钟——实际上麦克雷走出场馆后又立刻跑回了更衣室,将指导低年级的任务交给了别人,才迅速折返。岛田正有些不耐的转身瞪视场馆,便恰好对上了快步靠近他的麦克雷,岛田的表情一瞬间经历了惊讶,生气,又恢复冷静,他绷着肩膀和唇线垂死挣扎:“真巧,呃,我在这儿等人。”
        “可是我听说你是来找我的。”麦克雷温和地说,“如你所想,你等的人大概短时间内不会过来了。或许我可以带你参观一下学校?”
        “不用麻烦你,”岛田硬邦邦的说,“我可以自己随便走走。”他摆摆手,慌不择路地走向一栋低矮的中世纪建筑,麦克雷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终于他没能忍住,用不大不小的声音提醒对方:“先生……那个是卫生间。”
        “……”
        岛田僵住了,他的背影像个泄了气的河豚,麦克雷搓了搓自己的鼻子把笑声吞回去,“我可以在这等着,没关系。”
        镜头转回岛田,他今天做出的表情也许是一年之中的最高峰,他大概是做不到硬着头皮钻进那个伪装的十分成功的卫生间,也没办法拔腿就跑(还有比这更蠢的举动吗),直到麦克雷绕到他的跟前时他才抬起头,尽量冷静的问:“你知道餐饮服务中心在哪儿吗?”


        “早!爱丽丝,下午别忘了来给舒克加油。”
        麦克雷热情地与路过的大多数学生打招呼,他看起来很受欢迎,跟源氏一样。该死,岛田再次在心里对胞弟破口大骂,而事实是麦克雷带他找到了餐饮服务中心,并且跟社团负责人相谈甚欢,导致他俩不用掏钱便拿到了两块精美的蛋糕。麦克雷将草莓的那一份递到他的面前,“我猜你喜欢这个,没错吧?”
        “‘ryu’连这种事都跟你讲了吗?”岛田粗声粗气的问,回应他的是青年温和的笑容,“没有,只是你刚刚一直在看着这个罢了。”
        “……”岛田觉得没法跟他再聊下去,他一手捧着盘子一手拿着小叉,认真的将沾着奶油的草莓带进嘴里。麦克雷看着他修剪得干净利落的眉毛和鬓角,将自己的那份搁置在旁边,“其实——你的名片上只有电话,如果我想约你的话可以直接打吗?在晚上?希望别打扰到你的工作时间。”
        “虽然我不会说出‘我24小时都是工作时间’这种绝情的鬼话,但你最好还是别想了,因为我是不会答应与大学生约会的。”
        “……好吧,你有原则,这很酷。你弟弟是我们社团的人?”
        “也许吧。”岛田不予更多理会,麦克雷没在意,他用手指叩了叩桌面,“我们社团的亚裔并不多,我猜是那个黑头发的,他叫……”
        “错了,在你眼里亚裔都长一个样子?”岛田抬起眼睛,麦克雷带着笑意与他对视,“怎么可能,你绝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你别扰乱我品尝的心情了。”岛田把脑袋撇开,瓷盘上的蛋糕随之歪了歪,对方立即将手伸过来托正了他的盘子,“小心点。”

        麦克雷的指头碰到他的了,岛田有些崩溃的想。






————————————————————

我好久没写文了写的什么东c
走过路过留个言 救救孩子!!!

评论(29)
热度(86)

© 白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