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份爱心便当吧

解压短打大纲风
傻白甜的藏 我喜(搓手



        两个街区外开了一家新的餐馆,不但有西餐,还有各式各样的日式便当,办公室的午餐终于有了新的选择。麦克雷不喜欢米饭,不过这家店的味道的确不错,今天轮到他做点实事,比如说负责下楼拿一下店员送来的食物,还有整个办公室的咖啡。
        "午安,"
        麦克雷下了电梯,就看到前台旁站着一个男人,提着大大的保温箱,他快步上前确认了一下,"不好意思,您是oo餐厅的人吧?"
        "是我。"
        男人点了点头,他有些娇小,看上去不大好相处地板着脸,脸倒是十分好看。麦克雷看了看窗外的阳光只觉得困顿,他问:
        "啊……你们店里有咖啡吗?我不太想去星巴克,你知道,那可真够远的。"
        "有。要多少杯?"
        "十二杯……不,十一杯。"麦克雷摸了摸下巴,"还有些别的饮料吗?我讨厌咖啡。"
        "果汁,奶茶,气泡水,都有。"
        麦克雷与这个冷面的家伙订下了饮品,男人掏出手机噼里啪啦地记录着,半响他抬起头,看着麦克雷的眼睛:
        "你叫什么名字?"
        "麦克雷,我叫杰西·麦克雷。"

        从那以后,麦克雷发现自己的餐盒中总是多出来一份厚蛋烧,偶尔会用番茄酱画上些图案,比如兔子和猫咪之类。托麦克雷的福,大家都放弃了两个街区外的星巴克,转而订购便当屋的饮品——毕竟这可要方便多了,麦克雷以为是这个原因。今天他主动提出去拿午餐,顺带感谢一下那个男人。
        从电梯上匆匆下来,却看到守着保温箱的是一个绿头发的小子。他要更年轻些,笑容满面地与前台的姑娘调笑,麦克雷不知为何有些失望,他一边看着青年清点餐盒,一边问:
        "之前那个黑色头发的伙计呢?"
        "啊,那是我们的厨师,如果不是忙不过来,他可不会干这码事。"
        "是这样……"
        麦克雷询问了便当屋的地址,他想亲自跟那位厨师先生道个谢,再称赞一下他的小画作很可爱。怀揣着这种想法他打开了今天的午餐,厚蛋烧上用黑椒汁画着一个黑色的猫咪。
        夜幕降临,结束加班的麦克雷对照着描述找到了门店,店里装修得简单干净,那个绿头发的小子热情地跟他打了声招呼,然后便继续趴着,看《最后的武士》。他点了一份意面和气泡水,没过一会那个黑头发男人便亲自端了出来,他愣了一下,麦克雷猜他肯定想不到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晚好。"
        "晚好,闻上去很香。"麦克雷送上一个大大的笑容,目光追着意面来到了他的桌前,厨师用手攒了攒围裙,没说什么便回了厨房。五分钟后又捧着气泡水走了出来,麦克雷正狼吞虎咽着,他伸手接过饮料,碰到了厨师微凉的手:
        "原来你不是总是用酱汁画画。"
        麦克雷开口打趣,厨师没说话,耳尖却变得通红,绿发小子不明所以地往这边看了一眼。
        "谢谢你这几天的厚蛋烧!"
        他在对方回厨房之前赶紧补充。

        麦克雷本以为当面道谢后,岛田——他昨晚偷偷问了绿发小子(他们竟然是兄弟,给人的感觉却不太像)——就不会再送他厚蛋烧了,可是第二天打开餐盒,首先跳入视线的还是黄澄澄的一大块。麦克雷看着千岛酱画出的八爪鱼笑了笑,决定在晚上也多去光顾兄弟俩的小餐厅。
        他挺喜欢到那儿去的,跟年轻的岛田一边聊天,一边喝着气泡水看场旧电影,更多时候他的目光都会看着年长的岛田,他接待别人时偶尔会笑,几乎称得上和颜悦色。而面对自己却总是板着脸,麦克雷觉得奇怪,于是总是故意去逗他,用肢体语言,或者办公室的女性们说的起劲的冷笑话。有时小岛田成功笑得东倒西歪,而大岛田会快速地背过身去,然后在气泡水里挤上更多柠檬。       
        某一天,经理派发了十分繁重的工作。等麦克雷终于从文件中拔出脑袋时,夜晚已经变得浓厚,他摸了摸肚子,感觉饿极了。
        "嘟——"
        "晚好。"
        "晚好,岛田。"麦克雷在阳台捧着马克杯,有些惊喜,"我想订份意面,还有煎蛋——啊,真稀奇,以往都是源氏那小子接电话。"
        "他在打游戏。"岛田的语气淡淡地,"等等我送过去。"
        "哦……"
        "待会见,杰西。"

        被直呼其名的男人感觉身体软了一半,他烟瘾犯了,便提前下了楼,一面抽着香烟一面与前台的姑娘聊天。
        二十分钟后岛田来了,他今天没穿围裙,麦克雷猜测他原本应该要打烊了。他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头顶的吊灯便“啪”的一声断了电,办公大楼陆陆续续发出女孩们的惊呼声。前台的姑娘利索地找出手电筒,丢下两个不知所措的男人联系电工去了。
        "呃"麦克雷将温热的餐盒放到一边,帮岛田探手试了试大堂的感应门,纹丝未动,消防出口也行不通,那儿摸黑走起来十分困难。他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我没耽误你什么吧?你看起来……
        "刚才正好想准备关店了。"岛田在昏暗中肆无忌惮地看着麦克雷,殊不知对方的夜视力跟他一样优秀,两厢无言了一会,麦克雷的肚子狠狠地叫了一声。
        "你不介意的话……"
        "请。"
        麦克雷傻兮兮地笑了笑,他捧着食物走到感应门边,蹭着门外的路灯打开了盖子,随即开始大口进食,看起来饿坏了。
        "……你不去看看那个姑娘吗?她去了挺久的。"
        岛田老远就见到他们热切地聊着天,他感觉牙龈有些泛酸,怎么还没有来电?他已经迫不及待要离开了。
        "她习惯了,这栋大楼经常发生这码事。"麦克雷含糊地说着,嘴里还塞着一大口意面,他看到岛田在黑暗中抿着嘴,表情写满了醋意——麦克雷低头几不可闻地笑了笑,他可不是个傻瓜。厨师先生不耐地踱来踱去,终于他小声地问:
        "我要走了,消防出口在哪边?"
        "别,先生,请等一等。"麦克雷把餐盒往旁边一放,层层叠叠的面食下抖露出黄澄澄的一角:
        "我正好想确认一件事情——你一直以来的‘馈赠’,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前台的姑娘陪着电工将通电恢复了正常,她握着电筒回到大堂的时候,那儿只剩下麦克雷一个人在吃着晚餐,她走过去,问:
        "岛田先生走了?"
        "嗯,门一能开就走了。"麦克雷三两口喝光了果汁,收拾了东西丢进垃圾桶,似乎填饱肚子让他变得神采奕奕,姑娘甚至看到那张粗旷的脸上覆着一层红,稀奇极了。
        ……
        第二天办公室像往常一样订了便当屋的午餐,麦克雷偷偷摸摸地打开自己的那份,他看到厚蛋烧上画着一个大大的爱心——
        顺便,他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简讯。  
        『好,今天我会早些打烊,杰西。』
       
       

评论(13)
热度(34)
  1. 偷糖popoer白扣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看死了

© 白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