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out of my bed-中

普通人au

r20

炮友变真爱 傻白甜

前文➡️

本章无车 走一波无聊剧情


================================




        如果这就是他的目的,那么他成功了。

        麦克雷咬牙切齿的想,在再一次与曾经十分合拍的sex partner不欢而散后。他不得不承认,是个男人都忘记不了如此热辣的夜晚——即使想着HS的身体起了反应,接下来的步骤也变得乏善可陈。HS也没再对他发送什么邀约,如此说来,他说过他是为了419而特地来了一趟纽约——特地来一趟把他的下半身毁了吗?这完全是恶魔的行径!

        麦克雷在心里骂了一连串脏话,他疯狂地诋毁HS,又疯狂地赞美HS。他不自禁地点进了对方的ins,这里头没有多少图片,大多数是HS的作品和一些生活中的小景——他是个纹身师,图样总是充满了日式风情,生活在波士顿,那是个距离纽约不远也不近的地方。麦克雷还发现了一些小细节,他看到了眼熟的棕色皮革马丁靴,围巾,还有以胡桃木为柄的伞,之类的,模特先生拍摄过的照片还展示在路边的灯箱上,非常新鲜。他开始怀念HS鼻梁上闪亮亮的钉子了。

        也许主动提一提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一周前的某个傍晚,他还是以人气模特与忠实的追随者——这样的身份去套入两人,而现在情况变得有些不同,麦克雷发送了一条不咸不淡的私信,他询问HS现在人在哪儿。

        HS:「什么事?」

        麦克雷腹诽,明知故问,他总不能直白地说我想念你的胸和屁股。HS看起来不太想搭理他,不过这怎么可能呢,毕竟这是一个乐于购买他拍摄过广告或者宣传页的产品的——阴阳怪气的,神秘的,又不可质疑的追随者。尴尬地闲聊了几句后HS才放过他,纹身师后天会再次前往纽约,为了工作。

        麦克雷提出了邀约,HS也很干脆,将在纽约预订的酒店与房间都告诉了麦克雷——淫窟,他看着屏幕上的四个数字这样想。



        两天后他俩把这个名词拽到了现实,干柴烈火都不足以形容——麦克雷在HS抵达的当晚将他折腾了个天翻地覆,HS虽然精神疲倦,但上天给予他的罪恶的身体还是一样迷人。麦克雷消耗掉了大半盒用品,让对方几乎昏迷过去,他扳回了一局。

        HS强撑到清理干净身体便睡了,蜷缩着四肢,仿佛逃避什么般背对着麦克雷。床很大,好奇的模特儿越过他的身体去看亚裔的脸,还是那么英俊——充满东方韵味的眉眼柔和极了。麦克雷低下头吻了吻他的鼻梁,嘴唇能感觉到那根小小的、硬梆梆的针,一个连温存都算不上的吻——奇异地消除了性爱后的空虚和倦怠。麦克雷扯开被子挤进HS的双臂间,亚裔无意识地环住他,落地窗外正下着鹅毛大雪,俩人像雪夜中两只迷路的动物般紧紧依偎。

        麦克雷久违地进入了深层睡眠,做了个悠长的美梦,直到客房服务用力过猛的敲门声打断了这份旖旎,HS只花了十秒钟便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他利落地翻身下床去迎接两人的早餐。麦克雷迷迷糊糊地撑起身体,从地上捡起一件衣服——是HS的,他看到了上面穿刺的一个姓名牌,上面有主人的名字。

        「hanzo」

        麦克雷弹着舌尖说了几遍,在HS回来前赶紧丢下。他像知道了个秘密的大孩子一样偷乐,HS把早餐往桌子上一放便扶着腰洗漱去了,显然没空搭理他——除了一个凶狠的瞪眼。

        他们再次分道扬镳,在电梯里头,麦克雷问HS需不需要送送他,HS穿着一身黑色的冲锋衣,提着很酷的铝制工具箱,像个特殊工作者。上下打量了一下美国青年,亚裔不咸不淡地回答:

        "不用。没想到你还有这份绅士,小子。"

        麦克雷耸耸肩,他想他快开始习惯HS的怪脾气了。



        HS帮客人把前任女友的头像改成了斯嘉丽·约翰逊,并填补上了新的颜色。两日的工作持续了近十五个小时,作品很美,纹身师忍不住拍下照片留作纪念,他摘下口罩,脸上有层薄薄的汗。

        客人看了他一会,问:"你是否单身?"

        "……"

        HS模凌两可地摇了摇头,他不想回答这么尴尬的问题。对方十分热情地邀请他一块去吃饭,HS拒绝了,他很累。

        方向盘似乎比平时重了几倍。回到酒店时已经十一点了,该死的冷,该死的困,半藏拖着他的箱子走进电梯才反应过来,肚子还在该死的叫。他感到烦躁,于是靠着冰冷的玻璃浅浅地呼吸着,安慰自己。

        梯厢打开的瞬间他皱了皱眉头,懒得去深究麦克雷是如何跳过刷卡上到这个楼层,HS挤进他和墙壁之间打开房门,"我很累。"

        "我也很累,刚刚结束摄影。"麦克雷打了个哈欠。

        "我不想做。"

        HS好像不欢迎来客,他转过身挡在门口,直直地看着模特儿,麦克雷眨了眨眼,嘟囔着说:"哦……我也不想做。"

        "那你过来干什么?"

        "一时兴起,就像陨石坠落一样。"麦克雷将毛呢帽摘下来放在胸口,"施舍我个住处吧,半藏。"

        HS打了个寒战,"你是怎么知道的?算了,我又不是伏地魔。"他侧过身将人放了进来,然后开始拨打服务电话。一阵沟通无果后,坐在沙发上的模特儿懒洋洋地问:"你没吃晚餐?"

        "准确的说是一整天。而他们告诉我厨师已经下班了。"

        "走吧,我们一块儿出去。"

        "这种时候还能找到一间开着的餐馆吗?"

        "一个街区后有个便利店,起码有热腾腾的蔬菜汤和意面。"麦克雷重新穿上了大衣,"我猜你不会勉强自己挨饿的。"

        模特儿说得对,虽然这个提议使HS感到古怪,可他不会管这么多,两人再次走进了电梯,让它将他们带回雪夜中去。

        麦克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即使HS非常美味,可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话虽如此,他想念两人依偎在一块的感觉,这个高傲、冷淡、又偶尔沉默的人让他感到很热,很暖——安心。他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像松鼠遇见榛果,土地遇见树木,像一夜之间回到了红土的故乡,他不想做,只想跟HS一起待着,也许是一时兴起,可人生总是会迎来走一步算一步的时候。

        麦克雷的记忆出了差错,两人走了两个街区才看到所谓的便利店,HS没说什么,而是一言不发地买了一堆垃圾食品,一杯咖啡和一杯热牛奶,把牛奶给了模特儿——他知道麦克雷不喜欢咖啡,不过——美国青年哭笑不得地接过了这个会扰乱他腹肌的饮品,喝了一口就搁置在旁。

        "吃饱了?"

        半藏用纸巾擦干净嘴唇,收拾了一下风卷残云的桌面,"嗯。"

        "那我们回去。"

        "等等。"

        眼看着对方去收银台买了一盒用品塞进口袋,麦克雷玩味地看着他,"不是说不做?"

        "现在又想了。"亚裔抬起眼,露出一个塞壬般的笑容。"你不愿意吗?小子。"

        "很好,我开始进入状态了。"年轻人额角的青筋直跳,"——你的魔法很灵验,半藏。"



        HS在床事上热情极了,像一个妖精,一匹野性的、放荡的马,而在早晨又变回那副矜傲的姿态,从前麦克雷看不起这样的装模作样,可现在他还挺喜欢的。

        "你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半藏在床边整理他的工具,"酒店订多了一天,工作比我想象的要顺利。"

        "唔……"

        麦克雷也没有工作,他看着亚裔结实而光滑的背脊心猿意马,模特儿凑了过去,献宝似的将手臂递到对方面前,"你看,这是我高中时期留下的。"

        半藏极为勉强地瞅了一眼,那是一个标志,显而易见的。骷髅头和英文字母,组成年轻人自认为酷毙了的图样,经过不成熟的手法和染料已经有些掉色,麦克雷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叛逆时期犯下的种种蠢事,而纹身师的职业病犯了,他回过头开始在铝箱里寻找起合适的工具。

        "走吧。"

        "等等,去哪儿?"

        "我朋友的店里有专业的消毒工具和灯,修整一下你的小家伙儿。"半藏狡黠地笑了笑,"姑且当做我给你的嫖资。"

        "……你真过份。"

        "不客气。"



        "会痛,你要有个准备。"

         HS戴着口罩,一手摁着麦克雷的小臂,用针尖在上面来回打探,麦克雷怔怔地看着他皱起的眉头和睫毛,这副专注的模样该死的好看。在纽约短期出差的最后一天,纹身师埋头工作了五个小时,并忍受了等长时间的炙热目光,在这之后,他们一块去吃了顿大餐。

        "算我的。"甜点时间麦克雷掏出信用卡,俏皮地夹在指尖晃了晃。"这两天很开心,我要感谢你。"

        "令人质疑的判断。"半藏喝了一口温热的红茶,使他被冷风吹得发白的脸颊看上去没那么病态了:"不过除去你的不知节制以外,都还不错。"

        "……嘿,这么说好了。下次……"麦克雷努努嘴,似乎在考虑措辞,"下次你再来纽约的时候,联系我。嗯,对,就是这样,我去付账了。"

        "……"

        半藏摆弄茶杯的手顿了顿,他感觉鼻钉有些松动,于是抹抹眼角将它摁紧——可我并不是你的游动妓女啊,杰西。




=================================

(搓手手

评论(23)
热度(110)

© 白扣 | Powered by LOFTER